您的位置:主頁 > 中文版 > 作品薈萃 > 散文隨筆 >

臘梅添香

來源:邵陽市對外文化交流協會撰稿:丁華時間:2019-01-17點擊:

  在我的家鄉湘西南隆回縣巖口,生長著稀少零散而又具觀賞的野生臘梅。
  家鄉巖口地處湖南雪峰山山脈東麓,隆回縣城東北部九龍山山腳下,因九龍山膝頭嶺下較大的喀斯特山巖石洞(今巖口溶洞)的出口而名。境內九龍山山峰突兀,溝壑縱橫,是低山丘陵和高山大川地理結合部,地形復雜,高差懸殊,因此氣候差異很大。獨特的地理條件使巖口九龍山山區這里光線充足,熱量豐富,為野生臘梅的生長提供了優越的生長環境。
 
  臘梅花開放于百花凋零的嚴冬,花姿優美,花香濃烈。每至寒凝大地,風雪載途之際,臘梅打破植物界的沉眠凋蔽,以其對生命和自然的特殊鐘愛如火如荼地開放。群生的萬頭攢動,繁花如云,香氣酣暢,沁心奪魂;單生的枝枝勁節,卓爾不凡,笑傲一方風雪。夏天,臘梅青枝綠葉,給人以涼爽;冬天,臘梅凌雪盛開,給人以馨香……
  冬風催得臘梅開,暖陽融化眉頭霜。朔風初始,瑞雪未至,臘梅已經破蕾而綻放。花之香韻噴薄而出,沉甸甸地砸在林間地面上,彈起后忽忽悠悠地向遠方竄去,穿透力很強,故而在很遠很遠的地方就能嗅到臘梅的那種清香中帶著甜味的芬芳。
  我默詠著元•王冕的詩句:“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塵。忽然一夜清香發,散作乾坤萬里春”。在臘梅馨芳的牽引下夢回家鄉巖口,神游拾階而至九龍山山中那一片零散的梅地林間。身邊那一株株蒼拔而造型各異的臘梅樹,錯落有致,給人以歲月蹉跎之感。粗糙的樹干上抽出的細枝上開滿了黃橙橙的臘梅花,昨夜的一場寒雨依然粘附在花瓣之上,那種清澈的纏綿將纖薄的花瓣浸透,呈現出田黃玉石般地晶瑩剔透。十八瓣纖絲美的花瓣圍繞著花蕊,花蕊顫動著將一股股清香緩緩地釋放。那花瓣上的筋脈依稀可見,充滿活力的脈線讓人切膚地感覺到她的頑強與純真。一粒粒綠豆大小的雨珠,飽含深情地在冬暉初陽的照射中,栩栩生輝,光芒四射。我用手指輕輕地蘸起被臘梅染色的水珠,嗅之香氣清馨,嘗之甘甜似蜜。花香濃郁,讓人如醉如癡,朵朵都在含笑,朵朵都羞澀婀娜。夢里又見臘梅花兒開,梅魂潤筆雪凝詩。用心的鏡頭,定格你那迎風斗雪的風姿,裝進我的心箋,揉進我的詩行;用手中的水筆,臨摹你那不屈不撓的風骨,掛上心的窗楣,激勵我如你般不忘初心,堅毅前行。
  臘梅傳香,它不僅是清雅俊逸的風度使古今詩人畫家贊美它,更以它的冰肌玉骨、凌寒留香被喻為民族的精華為世人所重。臘梅添香,梅花以它的高潔、堅強、謙虛的品格,給人立志奮發的激勵。我年年臘月回家鄉,臘月回家前往九龍山,并非為了一個美字了得,并非爬山賞花觀景,也非為了那一陣香風而惑。年年寫點有關梅花的文字,記錄下的梅花幾乎年年均有不同之處,隨著年歲的疊壘,感花的觸動也年復一年地變化中。梅花的色,艷麗而不妖;梅花的香,清幽而淡雅;梅花的姿,蒼古而清秀。近年來,我總會以花悟心,總有那么丁點的醍醐灌頂的詮釋人生的覺悟。每次嗅到梅花的絲逸芬芳,總是盡力地深呼吸,讓清香洗滌體內的濁氣,清醒自我。
  臘梅不是梅,花中真寒客。天下三春無正色,人間一味有真香。家鄉的天,家鄉的景,家鄉的情,記憶中家鄉是那么的美,那么的難忘。但最難忘的是家鄉暖冬挖筍和家鄉九龍山的臘梅。臘梅,名字中雖然有一個“梅”字,但并不是梅花,李時珍的《本草綱目》上曾說:“此物本非梅類,因其與梅同時,香又相近,色似蜜蠟,故得此名”。只是因為花形及香味很像梅花,且其品格也如梅花般不畏嚴寒傲雪而立,人們便取其“梅”意,稱其為“蠟梅”。因為在農歷“臘月”開放,所以這種花叫著叫著就多了一個名字“臘梅”。由此可知梅字是取的意,并非其實。
 
  家鄉的臘梅,是我時常的牽掛,我喜歡她冰清玉潔的花朵,喜歡她脫俗淡雅的香醇,喜歡她傲雪盛開的品格。那真是“鵝黃晶瑩蕊吐香,嚴寒怒放傲群芳。臘梅非梅姿嬌美,滿枝圣艷迎春光”。
(圖片來源網絡 編輯曾振華)

安徽快三连中计划网站 罗甸县| 鄂温| 长武县| 万年县| 万荣县| 兴安县| 西乡县| 任丘市| 广德县| 宝清县| 平潭县| 吉安县| 竹山县| 定襄县| 同江市| 浮梁县| 沾益县| 时尚| 若尔盖县| 奉新县| 锡林浩特市| 麻城市| 莱州市| 平南县| 郑州市| 鄂州市| 石屏县| 和林格尔县| 黄陵县| 景宁| 河间市| 日照市| 兴化市| 宾阳县| 金昌市| 高唐县| 拉萨市| 封开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