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頁 > 中文版 > 文化大家談 > 文藝評論 >

我讀隆回本土作家李夢昭的長篇小說巜故人莊》

來源:邵陽市對外文化交流協會撰稿:丁華時間:2019-06-06點擊:

  多數人知曉邵陽市隆回縣城西北部約63公里處的古鎮司門前這個地方,是從歷史書上清代思想家、史學家、文學家魏源了解到的,司門前那里尚存魏源故居,我原來對司門前的了解也僅限于此。上世紀90年代,我在縣城桃花坪求學,一次因文學愛好在巖口鄉賢陳球德先生縣城寓所,經陳先生引見拜會了前來先生處做客的劉子賢和劉晃兩位司門前詩聯前輩。后來也多次去司門前游玩,大多上午在司鎮子賢老那,下午去距司門前約6公里的石橋鋪寶山劉晃老家,有時晚上就宿在晃老家。也就在那時,拜讀了陳靜兄的散文《石橋鋪老街》,也就在那時真正走進石橋鋪,也就在那時知道了邵陽黨組織的創始人、革命烈士羅卓云生活、教書、從事革命活動在石橋鋪,也就在那時曉得了石橋鋪富蘊黃金,那里有座金山,金山里有溪水金砂,隆回金礦就設在石橋鋪金山。在過去的年代里,司門前石橋鋪因羅卓云烈士的事跡而被寫入歷史,因隆回金礦而家喻戶曉。但最近讀了隆回本土作家李夢昭的長篇小說《故人莊》后,從他的小說里我進一步了解了司門前、石橋鋪的歷史和今天。古鎮司門前、石橋鋪革命老區這些地方不僅古老,有歷史文化底蘊,有紅色歷史,當下那里的扶貧文化、鄉村振興、扶貧攻堅戰也進行得紅紅火火,尤其是司門前一都云峰茶更是揚名湖南省內外。
 
  隆回縣作家李夢昭、李凌潔父女倆共同創作的,由人民日報出版社出版,全書近50萬字的 長篇小說《故人莊》便是在這樣一個改革開放筑夢、愛隆回愛家鄉新時代鄉土背景下展開了它的故事。主筆作者李夢昭是一位隆回司門前石橋鋪土生土長的本土作家,地地道道的農家子弟,是新時代的追夢人,多年來堅持業余寫作、文學碼字。我讀了長篇小說《故人莊》后,第一個感覺是作者對小說里的生活相當熟悉。深入生活,既要身入又要心入,這個道理許多人都懂得,也常掛在嘴上,但能夠靜下心、扎下根來卻不容易。作為土生土長的隆回石橋鋪人,李夢昭熟悉家鄉的一草一木,熟悉那里草根老百姓的一言一行,因此他筆下的人物和農村生活有一種天然的質感和厚重。在當今眾多扶貧文化作品中,《故人莊》這部小說具有較高的辨識度,首先在于有這樣一個明確的地理方位:在湘西南古梅山(今雪峰山的古稱)地區有個四周群山余脈、中間開闊地帶的石板街形成的商埠,這個地方就是石橋鋪。《故人莊》一書的“引子"中詳述了石橋鋪“開荒拓土,肇萬世之基業,十八顆頭顱"開村的歷史,文章一開篇就道“俗話說,樹挪死,人挪活。但石橋鋪村的先祖遷徙至此時,卻上演了一場頃刻間十八顆人頭落地的大悲劇。”而大斧頭(石橋鋪劉家),長篇小說的筆墨集中在他身上揮灑。作品用小人物記錄大歷史,用平凡生活吟唱時代巨變。以古梅山地區的石橋鋪村四家三代的況味人生,真實記敘近30年轉型變革的歷史浪潮對人性、人情、人心的滌蕩、沖刷和激揚,以古梅山獨特的民俗文化為背景,演繹諧趣怪誕的現實場景。長篇小說《故人莊》,這是一段令人扼腕的情感傳奇。交織在桃花與大斧頭、彭石匠之間的愛恨情仇,糾纏在黃桂生與劉二妹、趙小娟之間的是非恩怨,迷失在荷花與錢主任、米老鼠之間的掙扎沉淪,無不令人唏噓而無奈。這恰是作者在《故人莊》這部長篇小說的創作談中提到過的“寫透一個字:蠻;講好一個故事:尋常;說好一句話:本色。”從石橋鋪村劉家大斧頭身上,小說扶貧文化“精準扶貧”的主題十分鮮明。這個主題呼應了當下鄉村振興、扶貧攻堅的國之大事,切中了當下農村題材創作的主題。可以這么說,脫貧攻堅、建設美麗鄉村、鄉村振興既是書寫農村的傳統主題,也是用文學書寫中國夢的時代主題。一位地處偏遠的湘西南隆回本土作家能夠敏銳抓住時代主題加以表現,顯現出一種“為歷史存正氣,為世人弘美德”的可貴赤子情懷。
  當然,我看了巜故人莊》這部長篇小說,感到最耐看的還是書中寫的石橋鋪村劉家大斧頭,其關照陳家、金礦打工、事故擔責、南下廣東、自辦工廠、接盤地產、河灣開發等事件中,顯現出其吃得苦、耐得煩、霸得蠻、不服輸,敢作敢為,誠信守義,不畏強暴,勇于擔當,奮進前行。大斧頭這個人物不同于以往農村貧困農民。小說中大斧頭這個人物發展變化的脈絡很清晰,有性格、有命運,這也是小說塑造人物的要訣,作者會之于心,得之于手。
 
  長篇小說《故人莊》,是一幅幽默詼諧的民俗畫卷。作者以古梅山獨特的民俗文化為背景,用簡素的工筆描摹諧趣怪誕的現實生活場景。無論是唱嗚哇山歌、民間小調、耍炭花舞,還是吃爬界肉、喝紅薯燒酒,既厚重醇香又鮮活純美。如幻如夢的醉人畫境,直抵內心深處無法割舍的精神家園。作者將眾多梅山習俗注入長篇小說《故人莊》中,使小說更有活力,例如;入山伐木、狩獵要祭梅山神;豎(修建)屋拆房要“避煞”;過年時節要宰豬、殺雞、蒸酒、做豬血丸子、舂糯米糍粑;請人做媒時要送豬頭肉和豬耳朵;人受驚嚇后,晚上要喊魂安魂;遇上喜事或節日要唱大戲(花鼓戲或祁劇)、唱嗚哇山歌、跳炭花舞;還有驅趕山鬼、喝紅薯酒、吃豆腐干……等梅山習俗。
 
  有一點不能不格外說一下,就是《故人莊》這部長篇小說的語言非常有特色。小說是語言的藝術,遠的不說,近年榮獲第九屆茅盾文學獎的巜繁花》以蘇州方言寫就,就為作品添分不少。著名官場小說作家、湖南省作家協會主席王躍文2012年辛勤創作,后來獲得魯迅文學獎的中篇小說《漫水》,書名用的就是其家鄉真實的地名,小說也使用了家鄉方言。李夢昭的長篇小說《故人莊》基本上是用湘西南隆回一都方言寫成。包括俯拾皆是的民間流傳的口頭俗語:“金銀財寶不如‘實誠’二字好啊。”、“實誠乃為人之本。狗肉上不了酒席"、“是夜貓子叫呢,怕是要出大事了。”、“留著口水養牙齒。”“吃著碗里的還惦著鍋里的,不怕漲破肚子皮嗎?”“流里流氣”、“癩皮狗”、“一棵好苗子被牛牯子踩壞嘍”、“山鬼拋沙子”、“響鼓不用重錘”、“吃豆腐”(意為“亂搞男女關系”)、“嫩豆腐"(意為“黃花閨女")、“睡個回籠覺”、“偷懶耍滑”、“發火摔東西”、“沙雪打底,毛雪蓋面,不過半月難開天。”、“撩得腳板心發癢”、“有點不對勁”、“這真是丘好田!泥腳深,泥巴又肥又軟,比別的水田收的谷子硬是壯實些。”、“蠻法子”、“花花腸子”、“喝醉了出丑弄怪”、“吐口唾沫是個釘”、“投下去的錢不就打水漂了”、“猴年馬月”、“漲桃花水”、“火燒眉毛”、“瞎搗亂”、“你這鬼腦殼就是花樣多”、“真是個鄉巴佬”、“多喝了點兒馬牯尿(意為“酒")”、“風風火火”、“打個牙祭”、“丑婆娘家中寶"、“今天有閑空”、“打了雞血似的來了勁”、“蠻鬧熱”、“勁火十足”、“涼快”、“歇會兒”、“幾百斤重的屋柱子我都能一口氣扛十里地”、“大斧頭,有山鬼在追你嗎?跑得比野狗子還快”……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小說中所有人物的話語,幾乎盡是隆回一都石橋鋪方言和腔調。作者如果不是對筆下人物非常熟悉和了解,是不可能做到這樣運用自如的。這種鄉土語言沒有雕琢,沒有生造,取材于當地老百姓的口語,經過作者他的語言規范和藝術加工后,小說變得“有料”“有味”“有趣”,讓人讀得興趣盎然,不忍釋卷。置身本土自覺地書寫時代的大主題(扶貧文化、鄉村振興),塑造個性鮮活的人物形象,有地域文化底蘊的小說語言,做到這些非常不易。當然《故人莊》這部長篇小說還有許多提升空間,比如:故事的謀篇布局,口頭語言向文學語言的升華等,希望作者能夠寫出更完美的作品。
 
  李夢昭文學創作造詣較深,創作成果頗豐,他的作品已贏得眾多讀者的高度評價,同時也得到一些文學學者、行家里手的認可。我衷心祝愿李夢昭先生在今后的創作實踐中,不斷開拓自己的生活視野和藝術境界,努力寫出更多接地氣正能量為群眾所喜聞樂見愛隆回愛家鄉的作品來,講好隆回的本土故事。
(編輯曾振華)

安徽快三连中计划网站 百色市| 明光市| 上栗县| 县级市| 思南县| 西青区| 宁城县| 临武县| 香河县| 昭通市| 望都县| 外汇| 霍林郭勒市| 万州区| 敦煌市| 绵竹市| 天等县| 边坝县| 墨竹工卡县| 枝江市| 琼结县| 马鞍山市| 浏阳市| 东台市| 民县| 阳原县| 萍乡市| 滁州市| 金乡县| 廊坊市| 沙河市| 东港市| 滦南县| 遵义县| 科技| 南漳县| 延寿县| 永州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