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頁 > 中文版 > 文化大家談 > 文藝評論 >

一位文藝評論家的責任和使命

來源:邵陽市對外文化交流協會撰稿:歐陽恩濤時間:2019-03-10點擊:

一位文藝評論家的責任和使命
——讀陳文潭老師的文藝評論集《守土集》
 
  作為株洲市文藝評論家協會的掌門人和身體力行的陳文潭老師從二十歲時已進入文藝評論的行列,多年來以文藝評論為主項,耐得住寂寞、甘當配角、樂為人梯,為株洲的文藝繁榮默默耕耘。《守土集》是他從歷年眾多的文藝評論作品中精選出來,書中文藝評論給讀者的印象是雖短小、精致,但思想深邃、評論中富有詩意和哲理,特別是他對湘籍當代散文、詩歌與小說創作的發展了如指掌,甚至對一些普通作者的作品也很稔熟,對散文、詩歌與小說等的解讀皆很獨到。
 
  在散文的創作上,陳文潭老師認為散文的創作實力來自于作家的生活積淀與生活歷練、是一種能力的綜合體現;同時,散文的這種形式也決定了它必然是作者性情的產物、來不得半點虛偽與矯飾,應該是“文似看山不喜平,披沙瀝金見風骨。”為此,他在《守土集》中評析道:謝璞老師的《雀疑》是一篇發人深省之作,是作者人格、智慧的藝術體現,它忠誠地呼喚著友善、信任和自愛;尋堅老師的散文創作是一種“生命寫作”或叫“靈魂寫作”,這是由它的貼近生活、發自內心,飽含著一些刻骨銘心的記憶特質所決定的;黃建華老師的散文、隨筆完全是自己對自己的思考、自己對自己的談話,是將自己的人生和心路歷程自然的流露;侯清麟老師的散文緊緊擁抱生活,密切地關注身邊的人和事,堅持用“我手寫我心”;肖和元老師的散文中表現了人生的酸甜苦辣,寫出了人們的喜怒哀樂,描摹和透視了大千世界,觸摸了人類心靈的律動;胡君里老師的散文豁達、樂觀、堅毅、多思,將“苦難”凝聚成一種寶貴的人生財富;紅葉老師散文既有濃得化不開的款款深情,又有絲絲人扣、行云流水般的綿綿敘說,還有一些透著哲理與知性的感悟與闡發;劉靜老師的散文善于從平凡的生活中發現美,能夠從瑣碎、平凡的事物和事件中洞幽燭微,闡發令人深思的見解。是的,“文學即人學”,人民是文學創作的源頭活水,文潭老師的上述評析實際上也道出了文學創作特別是散文創作的真諦,即:作者要有感而發,不要無病呻吟;生活永遠是創作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源泉。
  在心言志,發聲為詩。詩歌是時代精神的號角,是時代精神的交響樂隊中的一種器樂,是生活品味和生命的結合體。20世紀80年代中期,當時的株洲號稱南國“詩城”,林立的社團、澎湃的詩情、滾燙的熱浪,深深感染著每一位熱血青年。陳文潭老師毅然加入到詩歌評論的隊伍中,寫下了系列詩評:一是以“當代詩壇”為總題評論劉征、李瑛、公劉、邵燕祥、雁翼、鄭玲等一批20世紀50年代嶄露頭角、20世紀80年代重放光彩的詩人詩作;二是評株洲新城青年詩人的作品,如劉波、許宏、吳歌、秦華、黃青、李虹輝、凱韻、高順利、李中平等。陳文潭老師的詩評寫得精練得體,如在《守土集》中評介鄭玲的《背影》:“讀之有凝重感,一股深沉的感悟,透過那‘參不透的沉默’,能聞到大自然的芬芳馥郁,能看到勇于創造、堅定不移的改革者的英武之貌,能發現‘熱情’和‘明麗’。”評介孫翔的《雄風》:“詩歌并沒有停留在一般性的呼喚、喊叫上,而是頗有‘底氣’,講究形象性,追求意境上的雄深有勢,而不是空泛無力”。評介宮哲《安靜的城池》等詩作:“我一個突出的感受就是,詩人在商潮洶涌、喧囂一片中抒發的是‘某種有關生存和生命的復雜經驗’和感受,他與生活之潮共舞,從而響應了更廣泛、復雜的時代生活和讀者興趣的挑戰。” 評介吳安浩詩集《一天一夜》:“吳安浩的詩作是激情與智慧的結晶。唯其富激情,才能以情感人,使人產生共鳴;唯其有智慧,才能引人入境,啟人心智,怡人性情。” 精練得體的詩評彰顯了文潭老師寬廣的學識和智慧,也可以看出文潭老師是推崇詩歌,熱愛詩歌這一表達方式。
  陳文潭老師認為,在小說的創作中即使舉世風花雪月,有人有執著地尋找真正的精神家園,他們在小說中關注我們共同面對的當下現實,關注人的命運、人與他棲身的大環境即這個時代的沖突,苦難與悲劇、歡欣與追求、夢想與掙扎。他在《守土集》中評介株洲著名女作家萬寧的小說:“萬寧的小說有一個很好的切入點,能夠用獨特的眼光透視大千世界。”如《你面前橫著一條河》描述了晚報記者田小禾的心路歷程,在“河”這個巨大的象征物統率下,將一個沉重、復雜的話題演繹得如行云流水、一氣呵成。同時,“作為新聞記者出身的萬寧,多年的職業生涯對她觀察社會生活、體察人情冷暖、發掘創作素材很有幫助。如《麻將》素材就是一個仇富的新聞故事,類似事件在記者生涯中是經常碰到的,她的小說往往能以這樣的新聞事件為切入點。”他評介省作協名譽主席聶鑫森老師的小說寫道:“聶先生的小說是一種文人小說,或稱‘文化小說’。它有故事,但情節不是重點;它有人物,但形象多半只是點染、寫意。可以說,聶先生的作品遼闊幽深,詩意盎然,一頭連著文人胸襟,一頭系著家國情懷,撥開寫意的面紗,可洞見生活的豐富與人世的紛繁。”評介曹光輝老師的長篇歷史小說《仙庾嶺》寫道:“從中看出你堅持敘述的平淡自然,透過細節和故事充滿樸實的光芒和沉重的憂傷,別具靜穆、本色之美。”在評析劉醒波的小說《月牙》說:“在社會的轉型、嬗變期、新的價值觀念日漸流行當下,九寶的善良、小氣,月牙的美麗、勇敢,婆婆的善解人意,許明山的精干、陽剛,都被作者賦予了新時期農民的新光彩。”是的,小說不僅要好看,還要有社會擔當,要在創作中關心國家和人類的前途和命運、具有批判意識和獨立意識——這也是一個小說創作者應該具有的胸懷。陳文潭老師在書中對小說的系列評論,突出了追求真善美是小說創作的永恒價值,同時也體現了一個文藝評論家直面現實、關注民生、體恤民情的極大勇氣和強烈的社會責任感。
  “文運同國運相牽,文脈同國脈相連。”優秀的文藝評論作品是作者人生體驗、文化積淀及語言駕馭能力的綜合體現,是對人類包括自我心靈的審美關照,是作者真情實感的自然流露。在《守土集》中我讀到了一位文藝評論家的責任和使命,正如陳文潭老師自己所言:“每個時代都有那個時代的代言人和評論者,每個評論者最終都要接受歷史和讀者的檢驗和評價。”如今,已過知天命之年的陳文潭老師仍在文藝評論這塊園地里不懈的耕耘,衷心祝愿老師創作出更多激揚藝術觀點、推崇人文寫作、展現人文精神、謳歌時代精神與發展的文藝評論力作!

(編輯曾振華)
安徽快三连中计划网站 黑河市| 宁化县| 桓台县| 哈尔滨市| 阿克| 清镇市| 黑龙江省| 陇西县| 五家渠市| 满洲里市| 仁化县| 驻马店市| 岚皋县| 峨眉山市| 平安县| 许昌市| 肃南| 昭通市| 新沂市| 绥中县| 名山县| 敦化市| 大城县| 苏尼特左旗| 横峰县| 故城县| 油尖旺区| 多伦县| 武夷山市| 长沙市| 高密市| 抚松县| 蒙自县| 南宁市| 潮安县| 达孜县| 南溪县| 云浮市|